废物社畜

【黑弓赤骑】夸大其词

1. ケイアキ段子
2.大概是小马老师单箭头
3.小学生文笔,欢迎捉虫

——————
年幼的阿喀琉斯曾经问过喀戎什么是爱情,孩子的双眼中仿佛金色的穹宇,人马的贤者仿佛能在里面看见日月星辰,那幼稚的小脸上绽放着纯净无邪的笑容,喀戎充满怜爱的揉了揉那孩子镀着阳光的短发,就好像在抚摸一只刚刚出生的奶猫,他说,爱情是尊敬,是仰慕,是从灵魂最深处想和对方一起的渴望。孩子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那我一定爱着老师。
 
毕竟是童言无忌,喀戎并没有放在心上。

很快,孩子长大,少年变成了青年,在战场上驾着战车所向披靡,幼稚和青涩全部被敌人的血液侵染,组成了他眉眼间的坚毅。那是令喀戎骄傲的弟子,被神明所爱的英雄,他应当享受鲜花与赞美,享受人们的爱戴。

直到他崩溃。

那也许是喀戎无法想象的场景,他无法想象阿喀琉斯是如何为帕特洛克罗斯悲号,那双如同星辰的金色眼睛是否因此而黯淡无光,无论那曾在他身边坚强天真的少年到底是受到了多大的伤害,他都不想看见他心爱的弟子和他的荣光蒙上半分阴影。

这大概是所谓的父母心吧?喀戎定义了自己的情感,却总觉得并不是这样,也许是自己对这个孩子太过偏爱,贤者摇了摇头,没有细想。

就这样历史的车轮碾过,所有的一切都化作尘埃。
——————

迦勒底的生活并不算有趣,咕哒为了养活一大家子四处奔走,阿尔忒弥斯和俄里翁作为弓阶代表出战连连,自己就只是坐在图书室看看书或者在模拟演练室练习一下身手,每天听着阿喀琉斯和赫克托耳的小学生吵架,如同一个老爷爷一样微笑着招呼自己的弟子要不要来上上课,阿喀琉斯自然是跑的飞快,头也不回,让喀戎感叹自己这么多年的教导还真是没有白费,毕竟不是谁都能有一个为了逃课跑出音速的弟子,可是心里却仿佛有一个空洞,连喀戎自己都奇怪的空虚感弥漫其中,在那黑洞一般的感情面前,贤者无从得知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既然没有损害,那么这一切或许只要忽视就好。

直到那日,他听见阿喀琉斯在和御主聊天,似乎是关于爱情,又好像关于某个英灵,少女几乎是气急败坏的质问希腊的大英雄道“你心里拿到就没有在乎的人吗!?”

“大姐和老师,还有帕特洛克罗斯”

少女说了什么他没有再听,而心里的空洞却少少的合上了一些,那时喀戎才意识到自己的变化。

难道不只是父母心吗?

他想起了那孩子年幼时的话语。

心里的空洞似乎又扩大了起来。



真是糟糕。



END

————————————————
我尽力了

2018-06-25 热度(16)
评论
热度(16)

© 半绳结Racco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