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社畜

【男主学士】鲸鱼之骨

1.Fate extella刺激产物,爽文,Bug很多

2.白野性格是我自己的性格带入


我想给你讲个故事,故事没有主人公,这个故事什么都没有,所以这个故事结束了。对,如同一个低劣而无逻辑的玩笑,但这就是我一直在讲述的故事。


男孩子的脑中有着这样一段话,他敲了敲自己的头,想自己的脑袋大概是坏掉了,就好像那种需要电线的古董电视机,大概用力拍打就能好起来。于是他越发用力的敲打自己的头,直到连一边坐着的英灵都看不下去的发声制止,他的右手悬在里自己太阳穴不到5厘米的地方,而右耳已经听不见了,颅内回响着巨大的嗡鸣,眼前出现了黑色的噪点。


岸波白野从来没真的信任过眼前的英灵,阿基米德俯下身查看并试图修复他失聪的右耳,戴着皮手套的右手在操作盘上敲的飞快,左手的指尖与白野的耳廓肌肤相接,细细的检查着每一丝细节。


“为什么这么做?”学士问到,他的身上有着古旧书籍腐朽的味道,语气中毫无情感无法分辨是为了什么发出这样的疑问。


白野试图微笑,但是阿基米德的双目对上了他,那是一双满是混沌的双目,冷冷的,隐忍的,目光似乎能看穿一切,眼睛的主人正在检查他的眼睛是否有什么异样,而那句疑问似乎也无关紧要,至少白野觉得,那句疑问对阿基米德来说大概等同与礼貌的问候,


白野不会觉得意外,他想大概是阿基米德在为他修复的时候弄错了什么东西才会让自己现在沉浸在了这样的幻想中,幻想着在无尽头的海水中沉浸安眠,皮肉慢慢随着下沉消逝与海水中,最后连骨架也不过是海中的一粒微尘。可是他们现在不过只是一团数据凝结出的程序不是吗?哪有什么皮肉,所有的一切不过是SE.RA.PH的演算,连同自己现在的思维,连同眼前这个英灵一起,不过就是程序中自走AI一样的存在。不应该有情感,也不会有灵魂,有的不过是实实在在的代码编写出的世界。可这样想的白野也越发的感到了恐惧,如果说Caster和Saber都是在一代代人类传颂的英武传奇的集合,那么自己所爱与所想爱的一切是否真的是这个英灵本身呢?亦或者,这一切不过就是虚妄的谬论罢了。


阿基米德似乎发现了白野的疑惑,他没有出声,没有打搅,复杂的眼神中没人能够理解他到底在想什么。叙拉古的阿基米德,人类历史上最伟大之一的科学家,数学家,他的思维如同最深刻的宇宙,SE.RA.PH将最大的权限选择交付在他手中的理由大概也是因为这点。可白野心中明白他的无情,他的冰冷,如果不是必要,这个英灵大概不会想和任何人任何事有任何交集。而阿基米德就这么看着他,白野只觉得那双眼睛似乎看透了自己,看透了这层代码编写的表皮,玩味着里面的思维。就好像看着一只做是指为了满足自己基础需求的猪猡,开始思考简单的数学题……一个简单的思维似乎就已经是重大的飞跃。那双混沌理性的双眼毫不掩饰的看着他,少年人本能的撇开了视线,但是那双眼似乎留在他的脑子中,每一次他走神都会出现在他的视线里,然他想起那双眼的拥有者以及他身上的气味,那古旧书籍腐朽的味道。可那眼中还混杂了一些别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而那古旧书籍的味道中渐渐出现了干燥的阳光的味道,似乎里面还混杂这一些松香,让人能想起午后的旧书店。白野不是个迟钝的人,这种转变他明白是什么,是爱情,是依恋,绝美的调和剂,混合美化了记忆。 那天晚上他梦见了鲸鱼,巨大的海洋哺乳类动物缓慢的在海中游行,在那漆黑一片的海水中只有浮游生物闪闪发光,说不上美丽,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宁静。


第二天,他们遇见了塞法卢。 


唤醒他的英灵有一双混沌的双目,冷静的看着他醒来,用温和的声音为他解释着现在的一切。他觉得自己该想起什么,可最后脑子里出现的只有那一望无际的虚数之海,代码的鲸鱼鲸落而下,血肉被闪光的微生物分解在海洋中如同落下的星辰,渐渐只剩下洁白巨大的骨架。


“你……”


他看见了与鲸鱼的骨架一起下落的那个人,水流围绕着他,如同水神围拥着他永恒的安眠。


“阿基米德?”

2017-12-13
评论

© 半绳结Raccoon
Powered by LOFTER